当前位置:倩倩姐国学红楼梦肿都是庶出,探春与惜春在贾府的处境有何区别?
红楼梦肿都是庶出,探春与惜春在贾府的处境有何区别?
2022-07-11

在古代嫡出和庶出不管在位置上还是在婚配家当分拨上,差别都是异常大的。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文章,欢迎阅读哦~

《红楼梦》中贾家的四位小姐,分别元春、迎春、探春、惜春,连起来其谐音为“原应叹息”,暗示了这四位女子的最终结局皆是悲剧。

而在四位小姐之中,元春早年进入宫中,后做了贤德妃,故书中关于她的情节比较少;三小姐探春,虽然是庶出身份(贾政之妾赵姨娘所生),但因为探春自己心性刚强,能力出众,所以跟迎春、惜春比起来,颇有“鹤立鸡群”之感。

客观看来,迎春、惜春的确是众多小姐中最不受宠的那两位,书中有很多情节可以佐证这一点。

譬如第40回“刘姥姥进大观园”,贾母携带刘姥姥游览了大观园各处建筑,林黛玉的潇湘馆、薛宝钗的蘅芜苑、贾探春的秋爽斋,皆有贾母足迹,唯独迎春的紫菱洲、惜春的暖香坞,贾母从没去过;

再有第71回,彼时正值贾母八十大寿,南安王妃也来荣国府做客,期间贾母叫来林黛玉、薛宝钗、贾探春、薛宝琴、史湘云四位女子前来陪同,唯独忽略了迎春、惜春,为何贾母这般偏心?自然是因为贾母好面子,迎春、惜春不够优秀,故而有此偏心之举。

而整个贾府,又都是以贾母的喜好为中心,贾母宠爱的林黛玉、贾宝玉等孙子、孙女,其处境如鱼得水,即便下人对这两位有微词,也有投鼠忌器的忌惮。

迎春、惜春作为不受宠的小姐,则得到贾府中人的忽视,可这两个人却形成了鲜明的对比:身为二姐的迎春处处被人欺负,倒是年龄最小的惜春却能独善其身,为何会出现这样的现象。

先来说迎春,她在贾府内的风评很一般,就连下人都不太看得上她,譬如第65回“贾二舍偷娶尤二姐”中,小厮兴儿向尤二姐介绍贾府内部情况时,提到迎春:二姑娘的诨名是“二木头”,戳一针也不知哎呦一声;

林黛玉评价迎春之懦弱:虎狼屯于阶陛,尚谈因果;甚至连一向温柔敦厚的薛宝钗,对迎春的为人处世方式持以贬低态度,称迎春是个“有气的死人”。迎春在贾府处处受人欺负,原因其实很简单,那就是她个人的性情问题。

迎春的为人处世心态是典型的“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”,举个简单的例子:迎春是那种即便路上被人撞倒,也担心是自己有错在先的那类人,害怕和人争论。说的好听点叫“善良”,说的难听点,就叫“懦弱”,看读者自己怎么理解了。

也正是因为迎春的这种好性子,以致于底下的婆子、丫环、小厮都不怕她,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第73回的“懦小姐不问累金凤”,明明是奶娘偷了迎春的累金凤去赌钱,迎春却不敢追究,和稀泥地称“送来我收着,不送来我也不要了”,她这般一而再,再而三地推让,只会让那些刁奴变本加厉。

而反观惜春,虽然她是众多姊妹中年龄最小的那一位,可她却跟迎春有两个明显的区别:出身和性情。

先说惜春的出身,惜春跟探春、迎春不一样,她不是荣国府自家的女眷,而是宁国府贾敬的女儿,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,惜春在荣国府亦称得上是“客居”。

这个细微的身份差别很重要,因为多了这一层“客居”身份,荣国府的刁奴们就不敢对惜春不敬,因为她是客人;

包括后文第74回“惑奸谗抄检大观园”,王熙凤奉王夫人之命抄检大观园,结果在惜春的丫环入画的箱子内搜出了“赃物”,彼时王熙凤就很为难,不能直接处理,因为惜春、入画都不是荣国府的人。

最后只能次日去宁国府找惜春的嫂子尤氏来处理这件事,也就是后来的“矢孤介杜绝宁国府”之风波,此是其一。

其二,惜春虽然年龄最为幼小,但她的性情和迎春完全不同,迎春是善良懦弱,而惜春却是理性冷酷。

笔者在之前的文章中曾分析过惜春的性情,虽然她最后遁入了佛门,但事实上她并不是一个慈悲的人,她之所以要出家,也只是看中了佛门“避世”的实际效用,这样可以帮助她躲避关于宁国府的污言秽语,以便保全自己的清白。

换言之,惜春是个典型的利己主义者,一旦有任何侵犯她实际利益的举动,她会立刻采取行动来对付,最典型的例子就是“撵走入画”。

第74回“惑奸谗抄检大观园”,虽然入画处搜出了“赃物”,但入画解释说“这是我哥哥放在我这里的”,如果入画的解释属实,是完全可以理解的,甚至连抄检组组长王熙凤都放过了入画,对她只是口头警戒,可身为入画主子的惜春却死活要撵走她:

凤姐道:“这个自然要问的。只是真赏的,也有不是。谁许你私自传送东西的?你且说是谁作接应,我便饶你,下次万万不可。”惜春道:“嫂子别饶她!这次既可。下次这里人多,若不拿这些人作法,那些大的听见了,又不知要怎样呢。嫂子若饶她。我也不依。”——第74回

脂批云:这是自己反不依的,各得自然之理,各有自然之妙。

这么看起来,惜春似乎很奇葩。自己的丫环犯了事,王熙凤这个管家人都没说什么,她自己反倒咄咄逼人,一定要撵走自己的贴身丫环入画,这哪是当主子的作为?

可联系惜春的为人处世,则又不难理解,惜春这样的利己主义者,真正在乎的人只有她自己,留入画在身边,反倒给自己惹祸,最好的办法就是撵走所有人,自己一个人生活,反倒没有牵挂,也不怕会被他人连累,为此她甚至跟哥哥贾珍、嫂子尤氏翻脸,称以后再也不回宁国府了:

惜春冷笑道:“我不但不要入画,如今我也大了,连我也不往你们那边去了。况且,今日我每每风闻得有人背地里议论什么,多少不堪的闲话,我若再去,连我也编上了......古人说得好,‘善恶生死,父子不能有所勖助’,何况你我二人之间!我只知道保住我就够了,不管你们。自此以后,你们有事,也别累我。”——第74回

惜春把话已经说绝了,什么哥哥、嫂子、丫环,都别想拖累我,谁要拖累我,我就跟谁撇清关系,对自己的亲人,尚且如此,何况荣国府的这些人,这样的惜春,谁人敢惹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