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倩倩姐国学司马光所作的《闲居》,看似写闲实则平淡中有沉郁
司马光所作的《闲居》,看似写闲实则平淡中有沉郁
2022-08-01

司马光,字君实,号迂叟,北宋陕州夏县涑水乡人,世称涑水先生,他是北宋政治家、史学家和文学家。他在学术上最大的贡献就是主持编写了《资治通鉴》。下面跟趣历史小编一起了解一下司马光所作的《闲居》吧。

闲居

司马光 〔宋代〕

故人通贵绝相过,门外真堪置雀罗。

我已幽慵僮更懒,雨来春草一番多。

译文及注释

译文

老朋友和达官贵人们不再和我往来,我门庭冷落,真的可安放捕鸟的网罗。

我已懒散无聊,什么都不做,家中的仆人更是懒过我。你看,一阵春雨刚过,门外的青草又长了许多。

注释

故人:老朋友。通贵:达官贵人。绝相过:断绝来往。

“门外”句:谓门庭冷落,可安放捕鸟的罗网。这里用此典,说明人情冷暖。罗:捕鸟的罗网。

幽慵:闲散疏懒。僮:仆人。

一番多:一倍多,这里指很多。

赏析

在中国古代诗歌中,咏闲居是重要主题之一,也称为闲适诗。对诗人们来说,所谓闲,不仅仅是没事做或不做事,而是相对出仕忙于公务而言,所以闲居诗往往成了隐居诗的代名词。司马光退居后,不能忘怀于朝廷政治,所以这首《闲居》写闲而实不闲,至少是身闲心不闲,因而格调与传统的闲居诗不同。

诗前两句说自己的老朋友及昔日的同僚们纷纷倒戈,支持新法,与自己断绝来往,家里安静得门可罗雀。第二句用汉翟公典故,讽刺人情冷暖,世风不古,表示自己胸中的不平。下半由此发挥。众叛亲离,他自然郁郁寡欢,对任何事都漠不关心,无精打采。连仆人也改变了以往惯有的勤俭,乘机偷懒,一场春雨过了,庭前杂草丛生,也没人去管。“僮更懒”三字,道出无限辛酸,大有“运衰奴欺主”的味道。

从表面上看,这首诗句句写闲,门庭冷落,无人过访,就少了许多应酬,可以空闲;自己慵懒,无所事事,也是闲。但诗人笔下展示的生活场景不是优游闲散的,而是内外交困的;诗人的心情也不是恬淡安适的,而是抑郁不平的。此诗是浅显中有深致,平淡中有沉郁。这就是此诗的成功之处。

创作背景

司马光因与变法派政见不一,遭到排斥,于是从熙宁四年(1071)至元丰八年(1085)退居洛阳,仅任无实权的闲散小职。司马光在洛阳经营“独乐园”,却不甚注重其繁琐家务,专意编写《资治通鉴》。僮仆偷懒以致庭草茂盛。司马光见庭草长势,联想到朝中如日中天的变法派,更为感慨,不知道自己何时能得机清除朝中莠草,遂写下此诗。